危险的农产品进口

时间:2010-09-06 浏览:830 作者:乾进国际物流

  近日,农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1-7月,我国农产品贸易逆差130.5亿美元,扩大61.9%。其中,谷物进口量增长66%,玉米进口量甚至扩大56倍。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我国在农产品贸易格局从长期的顺差转为持续性的逆差。处于敏感地带的农产品对外贸易的变化,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

  本期观点:

  农产品贸易的快速发展,对于调剂国内市场余缺、保证农产品有效供给无疑有着积极的作用。但不能忽略的是,我国农业规模小、补贴少,与之休戚相关的农民群体多达六七亿,而发达国家不仅现代化程度高,政府的高额补贴更人为拔高了它的竞争力,当我国以低关税开放农产品市场后,不仅会对六七亿农民的利益造成直接影响,还将面对市场风险加大和产业控制权与定价话语权削弱的更深广的影响。

  外国农产品如入无人之境

  农产品贸易是国际贸易保护主义最集中的领域。农业补贴是一国政府对本国农业支持与保护政策体系中最主要、最常用的政策工具。美国、欧盟、日本等发达国家保留了大量农业补贴,并继续使用出口补贴和出口信贷等出口支持政策。据WTO通报数(注:1999年),欧盟农业补贴927亿美元,美国742亿美元,日本319亿美元。巨额补贴人为地提高了发达国家农产品竞争力,却抵消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农产品的竞争优势。

  各国为了保护国内农业,经常使用的另一手段则是关税壁垒。2007年发达国家中欧盟、日本、加拿大的农产品约束关税分别为:22.80%、41.83%和21.85%(注:美国为11.28%、澳大利亚为4.01%)。此外,发达国家在肉类、食糖、奶、黄油、乳酪、谷物、烟草和棉花等农产品上存在关税高峰,并普遍存在关税水平随着农产品加工程度的深化而上升的关税升级情况。

  与此同时,中国农产品平均税率从1992年的54%降到2007年的15.2%,仅为世界农产品平均关税62%的不到四分之一,远低于大多数WTO成员。

  当高补贴的外国农产品遇到低关税的中国市场,如入无人之境。近年来,我国农产品进口增速明显快于出口,贸易格局从长期的顺差转为持续性的逆差,2008年逆差达到182亿美元。2009年尽管受金融危机影响,我国农产品贸易仍然保持了相当的规模,逆差达129亿美元。而在今年的前7个月,逆差已达130.5亿美元。

  将冲击6.5亿农民的利益

  在产业安全的界定中,有一个重要的观点为“国民产业权宜论”。它强调产业发展带来的利益包括就业机会和收入机会为本国人民所拥有。

  我国农业的发展水平还处在小规模低水平阶段,与发达国家相比,竞争力较弱。有人评价目前中国农业的生产状况,还停留在美国150多年前的水平。在150多年前,美国有60%的工作人口为农民,但今天的美国务农总人数只占全美总人口只占2%左右,约为400多万。但是美国农场每年生产总值超过了900亿美元。农产品出口外汇收入每年达450亿美元,是美国外汇来源的最大一个项目。而目前,中国仍有50%即6.5亿人住在农村,他们主要依靠农业。

  在这样的情况下,放开中国对外农产品进口,对中国农业和农民造成巨大冲击。尤其国外享有补贴的一些低价农产品大量进口对我国农业的抑制和打压作用十分显著,特别是大豆,棉花,大卖,养猫产品的进口对我国产业影响非常显著,乳制品进口的影响也越来越明显,这种影响的表现形式很大程度上在于抢占了我国农民分享经济发展成果的机会,抵消了需求快速增长的拉动效应和农业支持力度加大的推动效应,使得我国农业产业产量没有因为需求的强劲增长的拉动而得到应有提高,国内价格受到打压,我国支农惠农政策的效果受到了侵蚀。

  供需波动和市场风险加大

  大量农产品进口还会使国际农产品工序剧烈波动快速传导到国内市场,进一步加剧了国内农产品供需波动和市场风险。近年来我国大豆、植物油、棉花市场和价格的变动就与进口密切相关,国内市场和价格的波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际市场的波动。由于我国农业生产规模小,农业组织化程度低,国内供需平衡十分困难,卖难买难经常交替发生,因此国际市场波动大大家具了我国农业的市场风险,直接影响到国内生产的稳定。

  2003年10月10日,美国农业部发布报告预测全球大豆减产,芝加哥期货市场大豆价格迅速上涨;10月下旬,国内食用油就出现了大幅度上涨。2006年9月、10月份,国际市场小麦、玉米价格出现较大幅度上涨;11月份,国内小麦价格在大幅度增产情况下,也出现了大幅度上涨。今年1月12日,美国农业部发布报告,将美国2006/2007年玉米库存由上年12月份预估的2376万吨大幅调减19.6%到1910万吨,引发当日芝加哥期货市场玉米价格涨停,在其影响下,次日我国玉米期货价格也大幅上涨并创出合约上市以来的新高,并很快影响到国内现货市场的价格变动。

  产业控制权和定价话语权削弱

  大量进口和外资对特定产业的过度进入还会导致部分农产品的产业控制权和定价话语权削弱。大量进口使得我国大豆,植物油,大卖等产品的自给水平大幅下降,对进口的依存度不断上升。由于大豆等大宗产品的全球供应链基本由少数几家跨国公司所控制,加上我国在快速开放市场过程中宏观调控政策、手段以及经验都比较欠缺,致使我国作为全球主要买方却没有相应的定价话语权,而且随着外资的进入,我国产业控制权也收到了很大影响。

  以我国市场开放程度最高的大宗农产品大豆为例,目前我国对进口大豆实行3%的单一关税,进出口调控手段有限,近年来我国大豆产业安全水平大幅度下降。产业链控制力受到严重削弱。2004年美国ADM、邦吉、嘉吉和法国路易达孚等国际四大粮商操控国际大豆价格先升后降,诱使我国大量大豆加工企业陷入因采购国外高价大豆而严重亏损的局面,从2005年开始,一四大粮商为首的外资乘机大举进入我国油料加工业,通过兼并重组控制了全国66%的大型油脂企业。到2008年,国内油脂加工企业由2000年的1000多家减少到了90家,其中64家被外资控股或参股。这64家企业的实际加工能力占市场份额的85%。大豆压榨能力的时空加之我国大豆的自己水平不足三分之一,我国对大豆产业的控制力和定价话语权非常微弱。2007年和2008年,由于国际市场价格剧涨,我国大豆进口成本大幅增加,仅2008年就增加了80亿美元。2008年底大豆价格开始剧跌,对国内价格打压亚种,直接影响了豆农的生产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