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告别出口高增长

时间:2011-02-17 浏览:723 作者:乾进国际物流

全球贸易失衡最集中的体现,是庞大的美国贸易逆差与同样庞大的中国贸易顺差。经济学家早在10年前已指出,全球贸易失衡隐藏着重大经济风险。全球贸易失衡在2007年达到最高点,随后到来的经济金融危机,对此进行了强行修复。以美国为例,其贸易逆差占GDP比例从最高峰的6.5%降低到现在的3.5%。另一方面,中国积累的贸易顺差居高不下,成为国际经济与贸易纠纷的导火索之一。

  幸运的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中国贸易顺差不断创出新高的趋势将被逆转,由此也带动全球贸易向更加均衡、可持续的方向上迈进。

  事实上,中国贸易顺差在2008年创出2981亿美元历史最高值之后开始下滑,2009年比2008年降低了1000亿美元,2010年预计将比2009年再降低100亿美元。这很可能表明,中国积累巨额贸易顺差的时代走向终结。我们的研究发现,有四方面的原因推动了这一进程。

  首先,人民币低估程度得到很大程度修正。从2005年7月至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8.28升值至6.59,升幅达20.4%。如果考虑到中美通货膨胀的区别,实际升值幅度更大。这样,不论2005年时候人民币汇率低估程度如何,这种低估已经得到了相当大程度的修正。相应地,由于人民币币值低估带给中国产品的竞争优势,也有了很大程度的削弱。一些草根数据显示,即使在服务价格上中美之间仍有较大的价格差距,但贸易品的价格中国已经开始高于美国。鉴于汇率主要是反映可贸易品的比较成本,我们至少可以说,人民币对于中国出口增长的推动作用已经大不如前。

  除了人民币因素外,中国经济结构升级也有重大影响。近年来,中国对外贸易中加工贸易的比例在不断降低,一般贸易的比例在不断升高,现在两者已经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中国贸易顺差主要由加工贸易贡献,随着加工贸易比例的下滑,贸易顺差受到抑制。

  上述国内因素之外,国际因素也有利于顺差降低。从来源上讲,中国贸易顺差主要自美国、欧盟、英国等地区,其中尤其是美国。美国之所以出现极其巨大的贸易逆差,是一系列条件作用下的产物。而这些条件大部分不再有效。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家庭开始修复其资产负债表,消费率下滑而储蓄率上升。同时,美国房地产市场遭遇市场清算危机,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难有起色。另一方面,美元汇率高估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逆差不断扩张。而从2000年开始,美元经历一个长期下滑,从110点左右下滑至目前的72.8点,贬值幅度高达33%,这有助于美国扩张出口、压缩进口。最重要的是,美国经济是内需驱动型,美国贸易逆差随美国经济增长而扩张,随美国经济陷入衰退而缩减。目前的情况是,美国经济遭遇了长期结构性困难,在可以预见的未来,GDP增速都可将萎靡不振。以上一系列因素都表示出,美国贸易逆差将继续收窄,相应地,中国贸易顺差可能承压。

  最后,从根本上讲,中国与发达经济之间存在的经济增速剪刀差,将体现为出口增速下滑而进口增速上升,这将压制中国的贸易顺差。根据我们的研究,未来5年,中国的GDP平均增速有望保持在8%左右,而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增速很可能在1%左右。出口主要由出口地经济增速驱动,进口则更多地反映了中国内需状况。上述经济增速的区别必然体现为进出口增速的区别。

  因此,在未来5年时间,中国出口很可能将告别加入世贸后享受的高增长阶段,年均增速可能从10年来的23%降低到12%左右;与之对照,进口增速可望保持。如此,中国长期以来保持的庞大贸易顺差可能逐步缩小甚至彻底消失。

  中国贸易顺差是全球贸易失衡的主要驱动者之一,也是过去10年间全球经济运行内在逻辑的制定者。它的消亡对于国际国内经济运行必将产生巨大的影响,相关各方应提前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