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或突破100美元 成品油价短期难上调

时间:2010-11-23 浏览:816 作者:乾进国际物流

“油荒”还在蔓延,深圳部分油站限量供应柴油,福建西部、北部成品油供应告急……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内油价再度上调预期强烈,中间商及有资源的油商囤油待涨是本次“油荒”的罪魁祸首。但调控监管价格已成当下我国各项政策的着力点,《国务院关于稳定消费价格总水平保障群众基本生活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对已确定的调价方案,要充分考虑社会承受能力,审慎出台”,而牵涉众多行业和百姓生活的成品油价格调整,无疑属于“审慎出台”一类。

  调价此路不通,包括行政手段在内的更为有力的宏观调控措施,成为当下打击囤积、解决“油荒”的最主要手段。

  通胀压力下国内油价难上调

  在美联储将6000亿美元砸进市场后,国际油价涨个不停,布伦特、迪拜、辛塔三地国际原油价格再破4%的变化率,有分析人士甚至预测,国际油价突破100美元/桶的可能性很大。

  国家上一次上调成品油价格是在10月26日,息旺能源发布的报告显示,尽管目前尚未满足连续22个工作日这一时间条件,但如果未来一周国际原油均价不跌破82美元/桶,11月24日将满足调价条件,国内成品油调价窗口再度开启。

  国家发改委在出台成品油定价机制时曾表示,国际原油价格超过80美元/桶时,会考虑压缩炼厂利润,谨慎对待零售价格的调整,这意味着即使调价窗口开启,成品油零售价格也未必调整,或者调价幅度被压低。联系到当前通胀压力以及国务院连续出台调控价格措施,息旺能源表示,此时上调成品油零售价格,所带来的物价上涨连锁反应有悖调控意愿。

  破解囤油亟待强力调控

  成品油价格上调可能性较小,“油荒”却有愈演愈烈之势。尽管国内油价10月26日已经上调,但市场看涨预期未减,深圳、浙江等地甚至有加油站限量供应,福建11月上半月则从国外直接进口80万吨柴油,才使当地实现“最高限价供应”。

  国内炼油产能已近3亿吨,“产能过剩”一度是业内关注焦点。在分析此次“柴油荒”出现的原因时,囤积成为众多分析人士提到的首要原因。卓创资讯首席油品分析师刘峰表示,除了中石油、中石化限产因素的影响外,目前市场已经形成月末国内油价将再度上调的预期,包括两大石油巨头子企业在内的流通企业期待价格上调,囤积油品限制了供应,而“批零倒挂”现象仍存,零售企业的购买积极性客观上也推动了批发商囤积。

  “目前的困难是,如果不上调成品油价格,零售企业积极性无法调动,中间商囤积的资源也无法被逼释放,在缺失了行政手段的市场中,囤积现象更加难以调控。”刘峰说。

  他表示,目前国际油价仍处上升通道,平衡国内油价与物价惟有依靠更强有力的宏观调控措施,例如小幅调价后对运输企业实施燃油补贴等。“当然,如果相关企业一味逐利,不排除发改委利用行政手段打压油价的可能。”

  事实上,在国务院调控价格的部署中,已经明确提及行政手段,《通知》指出,“维护企业正常经营活动与打击价格违法行为相结合,以经济和法律手段为主,辅之以必要的行政手段”。

  行政手段调控初现端倪

  在国务院多达16条的调控价格措施中,“做好煤电油气运协调工作”是一大重点。《通知》明确,“石油企业要采取经济和技术手段提高生产负荷,增加柴油产量,保障市场需求”。

  对于囤积现象,《通知》亦有多处重点提及,除了“审慎出台调价方案”外,在“加强价格监督检查和反价格垄断执法”一条中,《通知》明确,“重点打击恶意囤积、哄抬价格、变相涨价以及合谋涨价、串通涨价等违法行为,严厉查处恶性炒作事件”;在“健全价格监管法规”一条中,《通知》指出,抓紧修订《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将捏造、散布涨价信息的行为纳入价格监管范围,增强处罚的针对性,加大处罚力度”。

  “目前相关部门应该做的是敦促中石油、中石化加大生产力度,同时从国外多进口一些柴油投入市场。”著名能源经济学家、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我国石油行业的改革包括引入竞争机制、赋予更多民营企业进口权等,但这些都是长期改革目标,无法缓解眼下的柴油紧张局面,行政命令是目前最行之有效的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动用行政手段应对“油荒”已初现端倪。据了解,新疆商务厅已经要求中石油新疆销售分公司、中石化新疆石油分公司停止向社会成品油批发企业供应柴油,而是直接供应全疆各加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