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源减少 中国可能成为牛肉净进口国

时间:2010-08-06 浏览:742 作者:乾进国际物流

养牛赔钱 吉林肉牛存栏锐减

  接下来进入我们的联播调查。今天我们锁定的是东北的肉牛养殖业。东北一直是我国牛肉的供应基地,尤其是吉林省,无论是肉牛饲养量,还是牛肉生产量,都曾经位居全国第二。但是近日我们财经频道记者,在吉林德惠市朱城子镇看到,这个曾经是吉林省、甚至是全国闻名的养牛大镇,现在却没有几头牛了。曾经红火的养牛场也是一片破败。我们随记者的镜头去看看。

  这里是德惠市兴隆堡村的养牛小区,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这里一片破败的景象,连牛舍里都长满了杂草。而村民告诉我们,两年前,这里最多养了一千多头肉牛,而现在只有七头母牛还留在这里。

  记者所在的吉林省德惠市朱城子镇,曾是全省闻名的养牛大镇,全镇肉牛存栏数量最高时达2万头。 养牛户孙国方告诉记者,2003年,看到养牛的利润可观,他就组织当地的养牛户集资成立了这个养牛小区,当时养殖户们都把自己家里的牛送到小区来集中配料、集中饲养,最兴盛的时候,这里的十八间牛舍全都是满的,连院子里都挤满了牛。但是现在养牛的人越来越少,60%以上农户都不养了。这个养牛小区仅有的几十头牛,也被农户牵回家里散养,而他因为舍不得看着自己经营的小区关门,硬是挣扎着留下了七头母牛。

  养殖户:“就我自己在这一直坚持到现在 我就养了点母牛在这 在家看这个院。”

  兴隆堡村所在的朱城子镇曾是辽宁省闻名的养牛大镇,红火的时候,全镇肉牛存栏数量高达2万头,7000多农户中90%以上都在养牛,可是到如今60%以上的农户都不养牛了,剩下养牛户不足3000户。镇子上随处可见空置的牛舍,有的甚至还被改成了库房。

  养殖户:“屯子都没有多少了都 往年我们屯两家牛都赶上这一屯子牛多。”

  以吉林省为主的东北一线,是我国规划的肉牛产业带,牛肉产量占到了全国的20%以上。而出口量更是占了全国的一半。为什么这样一个红火兴旺的产业在短短的一两年间就变得如此萧条呢?魏春来是村里为数不多还在养牛的人。他告诉记者,从09年以来,养牛就一直赔钱,今年他们家养了五十多头肉牛,还没全部卖完就已经赔了两万多块钱。

  养殖户:“头一批赔一万多块钱 后一批赔一万多块钱 总共赔2万多块钱我还有三十多个没卖 这三十多个卖了还得赔。”

  魏春来的经历不是个案,记者走访了十几家养殖户,发现绝大部分都在赔钱。

  养殖户:“这要是按照经济效益来讲早就应该停得 不应该养了 这里面根本没有空隙 没有钱可赚。

  成本上涨 养殖户无奈杀母牛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肉牛数量锐减并非吉林省的特有现象,农业部统计资料显示,1995 年全国肉牛存栏为 1亿3千205.8 万头,到 2005 年减少为 1亿零16.6 万头, 10 年时间肉牛存栏数减少 24.15 %,平均每年减少 2.4% 。到2008年底,河北、安徽、山西、河南和山东五省 796 个养牛村,养殖户数量与 2000 年相比,平均减少了 22.1% ,近两年的降幅则更大。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我国肉牛存栏量急剧下跌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采访中,养殖户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最近一两年肉牛的养殖成本已经上涨了一倍左右。首先是牛犊的价格不断上涨,在2005年左右,一头250公斤左右的牛犊,市场价只有2000元左右,可如今已经涨到了5000元;其次,养殖肉牛必须的饲料、酒糟、玉米面三项,价格也在上涨,每头肉牛15个月的出栏期下来就需要4500元;这样,不算人工、防疫等成本,一头牛的饲养成本已经超过9000元。如果规模养殖肉牛,以前只需要投资十万八万就可以了,而现在没有四五十万根本拿不下来。越来越高的资金门槛,也逼着散户们纷纷退出。

  养殖户:“白挨累 赔钱我还养 躺这躺这也比养牛强啊 它不赔钱啊 树底下凉快着也不赔钱啊 还着急上火。”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的另一个现象更让人忧虑。沿着昔日的养牛大镇朱城子镇一路走来,记者发现,大部分牛圈里养殖的都是肉牛,却很难找到母牛的踪影。当记者就这一问题询问养牛户时,他们的回答着实让人吃了一惊。

  养殖户:“杀 都杀了 我家的母牛也杀了 养的草地母牛 全杀了 哪有养的 全吃肉了。”

  养殖户:“现在母牛基本都杀啊 母牛下一个崽子也不值钱 母牛都要杀绝了 基本没多少了 我们兴隆堡 就有数的 再早是一千五六百头牛 现在剩三四百头母牛。”

  母牛是肉牛产业发展的基础和源头,正常母牛的存栏量要达到40%左右才能维持行业的良性发展,而眼下,吉林的母牛存栏量只有不到20%了。同时,相关数据也显示,在河南、山东、安徽和河北四省的“中原肉牛带”地区,能繁母牛的存栏量到也不足上世纪九十年代的 30%,而且这个比例仍有下降的趋势。

  吉林皓月集团企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张军:“你想他产犊得怀孕十个月才能产犊 然后才能卖 这一个犊还卖不多少钱 所以养这个牛干什么呢 它没有利益农民是最讲实际的 因为做这件事没有利了 无利可做了 他就去作别的了。”

  牛源减少 屠宰企业面临停产

  看到养牛人杀死母牛,我们真的很心痛。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当养殖户杀死自己辛辛苦苦养大,曾经是自家摇钱树的母牛时,心里也在滴血。在这里大家也许会问,牛肉屠宰和加工企业为什么不能提高一下肉牛收购价,而甘愿看着牛源逐渐枯竭呢?为此,记者也专门去了牛肉加工企业。我们再来看看记者在那里调查的情况。

  下午两点钟,在这家亚洲最大的肉牛加工企业的生产车间里,几头已经被宰杀的肉牛正在被清洗分割,而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今天下午的最后几头牛了。由于牛源不足,这座设计年屠宰30万头的大型屠宰场现在开工率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六十,严重的开工不足让这家企业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皓月集团企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张军:“如果不能达到满负荷 我们的消耗是固定的 你比如说我们的电 我们的水 我们的劳动力 这些东西都是基本上固定的 我们不能因为说今天牛少了我们就给工人放假。”

  张军告诉记者,今年以来由于牛源减少,他们的利润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左右。而像他们的状况还算是好的,一些规模小的屠宰企业一周只能屠宰一次,有的甚至完全停产。按照常理,供应不足应该导致肉牛收购价上涨,那为什么企业没有提高收购价,以维持自己的正常生产呢?张军告诉记者,肉牛屠宰利润非常微薄,正常情况下他们的利润率只有5%左右,而现在因为缺乏牛源,利润率已经下降到1%左右。如果再提高收购价,企业就要面临赔钱的局面。

  皓月集团企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张军:“企业要考虑到它的成本 它的原料如果说很高 本身就是微利所以说也不可能价格涨的很高 如果说价格涨的很高 就要出现一块亏损的 这块谁来填补 如果说企业没有利润 企业也没法生存。”

  企业不提高收购价,农民杀牛解困,反过来牛源紧张又导致企业开工不足,整个产业就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越来越萎缩。吉林农业大学的甄玉国教授认为,造成这种恶性循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目前我国屠宰企业的加工相对粗放,产品的附加值相对较低,不仅牛肉没有经过深加工和分类,一些原本可以深度开发的副产品也没有充分利用,造成企业利润率低、抗御风险能力弱的局面。

  吉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 副教授甄玉国:“从长远的利益来讲的话 可能企业更多的要考虑到要如何提高自己产品的附加值 如何来培育自己的市场,自身的产品附加值高了,企业获利好了 那么可以有更多的闲散资金可以去扶持下面我们的肉牛基地,而不是一味的去考虑我们下游的收购价格去如何。”

  此外,从90年代起,我国肉牛屠宰企业数量迅速增加,到2007年已经多达2059家,而世界第一牛肉大国巴西的屠宰加工企业只有100多家,美国也不足200家,散而乱的经营格局似乎注定了这个行业粗放、低端和恶意竞争生存现状。

  中国可能成为牛肉净进口国

  肉牛养殖环节没效益,加工环节不赚钱,市场终端产品价格也呈下降趋势。从记者的调查中,我们发现整个产业链条各环节都困难。但是牛肉又是我们餐桌上不可缺少的肉类,每年我国牛肉的消费量约在500万吨左右。目前我国每年532万吨的牛肉产量,除了满足国内需求,还有少量出口。但是在采访中业内人士说,如果我国肉牛养殖业照此发展,不需要几年,中国普通百姓再要吃牛肉,恐怕就只能国外进口了。

  采访中,业内人士最担忧的就是大量母牛被宰杀,因为母牛是产业发展的基础,正常应在肉牛养殖种群中占40%左右,才能维持行业的良性发展。正常情况下,一个母牛犊从出生到具备生育能力,至少需要18个月,受孕期还有十个月。产出的牛犊还要饲养两年才能成长为可以宰杀的育肥牛,加在一起就是四年时间。一旦这个平衡被打破,恢复起来至少需要五六年时间,如果市场出现波动,恢复的周期将更难预料。

  吉林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 副教授甄玉国:“如果有一天像我们所看到的 或者说像我们所预测到的 如果母牛存栏量逐渐在减少 我们真正意识到这个产业出问题 如果再想扶持的话 我想没有五六年 七八年的时间是很难能够回复到正常这种水平的。”

  对此,业内人士认为,。我国肉牛产业发展到今天,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如果任由其自生自灭,今后国内产业确实有可能对进口形成依赖,最终丧失市场话语权。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国家应加大扶持力度,激发可繁母牛的养殖积极性

  皓月集团企业发展战略委员会主任张军:“现在如果这个产业从牛源这块 从源头再萎缩下去的话 中国就要成为牛肉的净进口国了 就是别想出口了 你出口什么 国内的需求都满足不了 这个趋势就很悲哀了。将来我们国民吃肉 就要靠进口就是说如果我们中国牛肉满足不了国民的需求了那就需要大量进口了。”

  央视财经评论:怎样才能管好一头牛?

  走在刚才的这些村庄里,我们的记者有一个很深刻的感受,这个在东北地区看似很大的养牛产业,在采访中,终究还是一家一户各自的事情,产业这个词,在真实的采访现场,还不如说是当地大多数农民们,集体从事的一个副业。当行情变化,成本上升,利润降低之后,农民们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放弃,学者和管理者所说的产业发展、国家养殖业的兴衰,其实农民们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在现代农业生产的今天,中国农村几千年来都没有变化过的现实的、功利的生存法则,依旧在发挥着最终的作用。但我们认为,农民当下的选择,实在是一个无奈之举。养牛的农民,本来就没有能力考虑产业和国家养殖业兴衰的问题,在得不到任何帮助的前提下,规避经营的风险,是他们唯一能做出的选择。如今的肉牛是快杀完了,到了快没有牛的时候,预警的信号,专业的分析,亏损原因调查等等,开始热闹了起来,明白人都出现了,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这样的后果,除了杀牛的农民之外,还应该有谁来承担呢?吉林省为主的东北一线,是我国规划的肉牛产业带。可以说,这应该是当地政府部门相当重视的一个产业,但两年多来,饲养成本的上涨,养殖产业的巨变,除了农民们在不断杀牛之外,似乎没有那个主管部门找到了有效的处理办法,如今连养牛最后的资本,母牛都快保不住了。说透彻一点,农民们会干的,就是养牛,如何把农民们愿意干的这个副业,干成一个可以长远发展的,有竞争力的,高附加值的产业,这应该是比农民们更高明的管理部门肩上的责任。养好牛,是农民们的本事,如何把这条牛管好,体现的则是我们管理部门的智慧。规划好一个产业,让传统农业生产模式升级、换代,应该是摆在管理部门眼前的重大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