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关税超级加倍,对港口有影响吗?

时间:2024-05-15 浏览:98 发布:乾进国际物流

据多家国外主流媒体报道,拜登政府最快将于5月14日宣布提高对部分中国产品的关税,其中对中国电动汽车的征税将提高四倍(从现有的25%提高到100%),对所有出口到美国的汽车征收2.5%的额外关税。除了提高对电动汽车的关税外,预计拜登政府还将宣布对涉及来自中国的关键矿物、太阳能电池(光伏)和锂电池等战略性行业的产品征收新关税。


4月17日,拜登在匹兹堡对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United Steelworkers)发表讲话时说要对中国的钢铝产品加征三倍的关税。


白宫国家安全沟通顾问约翰·科比(John Kirby)表示,拜登政府不会像特朗普那样对所有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普遍加征高关税,而是有选择性地对一些行业的产品加征关税。


对于加征关税这件事,讨论的声音不绝于耳,有观点认为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有利于降低美国对中国的依赖,增强美国经济。也有观点认为,这些关税将给美国的服装、鞋类和旅游产品增加数亿美元的成本,对低收入消费者的影响尤为严重。


5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林剑被问到如何看待拜登政府即将针对电动汽车等关键战略产业征收新的对华关税时表示,美国上届政府对华加征301关税严重干扰中美正常经贸往来,已被世贸组织裁定违反世贸规则。他说:“美方不但不纠正错误做法,反而继续将经贸问题政治化,滥用所谓301关税复审程序,要进一步增加关税,这是错上加错。我们敦促美方取消全部对华加征的关税,更不得增加关税。中方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捍卫自身权益。”


随着关于关税与贸易的讨论不断升温,加征关税对我国的港口企业的影响也同样受到关注。接下来,港口圈(ID:gangkouquan)将从首当其冲的“新三样”着手,分析此次事件对港口的影响。


首先,在最受关注的电动汽车方面,对于我国港口的影响十分有限。在此次提出征收100%关税前,中国的电动汽车出口到美国就需要缴纳27.5%的关税,这对于毛利率普遍在15%左右的电动汽车而言,意味着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竞争力。2023年,中国出口汽车共计491万辆,其中出口美国的汽车只有7.48万辆,仅占比2%,电动汽车的占比则更少。美国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统计的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纯电动汽车的出口总额达到341亿美元,而其中出口到美国的中国纯电动汽车只有780万美元。因此,加征关税不会对我国港口的汽车出口量产生太大影响。


类似情况的还有光伏产业。2023年,我国光伏电池片对美国出口334.7万美元,占我国光伏电池出口总额不足0.1%;我国光伏组件对美国1314.7万美元,占我国组件出口总额0.03%。由于广大光伏巨头都已在海外布局建厂,所以加征关税对中国港口出口货量的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但同为“新三样”,锂电池似乎就没那么幸运了。美国是中国锂电池出口第一大市场,美国汽车巨头福特在动力电池方面与宁德时代有深入合作;特斯拉曾采购宁德时代的电池作为其旗舰产品Megapack电池组的基础组成部分;比亚迪也是特斯拉的动力电池供货商之一……


2023年,中国锂电池出口总额为650.07亿美元,同比增长27.8%,其中对美出口额高达135.49亿美元,同比增长33.94%,占出口额总额的20.8%。一旦加征关税,意味着近千亿人民币的市场将受到影响。


根据国际能源署数据,中国生产的锂电池约占全球总量的75%。港口圈在昨天的文章《一个货主,能让港航企业为它“打工”?》中也提到,“在全球能源转型中,宁德时代已经从一个货主,成了头部港航企业都必须重视的大客户乃至供应商。”在锂电池领域完全“去中国化”并不现实,但由于关税限制,中国企业或许会通过在海外建厂或技术授权来寻求突破。如此一来,港口企业便会损失一部分流向美国的货源。此前由于锂电池出口的火热需求,中国港口企业纷纷为此针对性地提升冷危货物堆存能力,一旦出口收紧,意味着此前的投入都打了水漂。


值得一提的是,上个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正式启动了对中国航运业的新一轮301关税调查(详见《美国对中国海事、物流和造船业发起301调查》)。随着贸易摩擦的不断升级,美国在港口投资、港机装备、集装箱制造等领域对中国企业实施了各种针对性措施,并且对中国海事行业的限制不断收紧。


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美贸易的依存度自2018年起就逐年下降,而中美脱钩的同时,友岸外包成为中国商品进入美国的又一种方式,对于港航企业而言,全球航运路线和货物流动也将相应面临调整。无论如何,过分强调贸易保护主义而忽视市场规律,无论是对于当地消费者还是出口型国家而言,都是不希望看到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