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海煤炭运价“冰火两重天”预期储存是主因

时间:2010-11-05 浏览:934 作者:乾进国际物流

上海航交所数据显示,煤炭标杆航线——秦皇岛至上海航线煤炭运价从7月份底的30元/吨,飙升到10月末的80元/吨,上涨了167%,上涨幅度大大超过煤炭、食糖、棉花、苹果等热门品种的价格涨幅。是人们误判了形势,导致市场走错了方向?

旺季不旺 8月运价跌入低谷

本轮爆发性反弹,经历了两轮行情。首先是对前期过度下跌的运价进行了修正,通过恢复性上涨,使运价重新回到正常的区域。进入第三季度,国家主动调整经济结构,国民经济增速放缓,占全社会用电六成的重工业用电逐月下滑,再加上水电出力大幅增长,今年7、8月份用煤高峰时段,沿海电厂需求不足、煤炭运量均较6月份下滑。而为了应对“迎峰度夏”运输高峰,部分远洋船舶先后加盟沿海运输,增加了运力供给,需求减少而运力增加,造成供求严重失衡,8月上旬沿海运价跌至历史低点,秦皇岛—上海煤炭运价仅30元/吨,与国际金融危机最低水平相当,各航运公司入不敷出,市场极度低迷。8月下旬以来,台风接连而来,运力损耗,运价开始走出低谷。至9月底,秦皇岛到上海的煤炭运价已恢复到45元/吨,处于正常运营水平。

爆发性反弹 10月运价翻番

然而“十一”过后运价开始疯长,10月27日运价飙升到80元,较9月份上涨近八成,较8月中旬更是上涨了167%。是什么力量促成沿海运输市场如此疯狂呢?9月份,美国提出了宽松量化货币政策,美元大幅贬值,美元指数一路走低;日本推出“零利率”,货币战争一触即发;全球流动性泛滥,避险资金涌向全球干散货市场,以美元计价的原油、煤炭等大宗商品均创出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新高。在买涨不买跌的心理作祟下,电厂煤炭需求预期改变。在寒冬、煤价上升等预期下,电厂运煤储煤热情空前高涨。而此时恰逢恶劣天气增多,北方装煤港遇大风大雾,接而连三封港,影响船舶装卸,我国最大的煤炭中转港——秦皇岛港锚地等候船舶最多达225艘,约730万吨运力,相当于沿海散货船规模的四分之一。南方强台风导致大量船舶避风停航,航行受阻。运力损耗严重,周转放慢,导致运力紧张,运价扶摇直上。

预期、储存是主因 提前布局防周期

随着天气逐渐好转,港口和船舶运营有所改善,近期运价开始从高位回落,但随着冬季临近,煤炭需求趋旺,恶劣天气增多,市场仍可能出现反复。

以往电厂冬季储煤一般在11月才启动,最早在10月末,但今年受多种因素影响,电厂提前布局。在不到2个月内市场波动如此剧烈,其主要原因是,一些用煤企业对煤炭需求的周期性和气候造成的破坏性认识不足,忽略了库存的重要性,受到了市场的惩罚。在本轮煤炭抢运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煤炭库存相对充裕的电厂,手中有煤心里不慌,能坦然应对。而库存较少的则临阵慌乱,受煤价运价齐涨影响,成本大增,付出了较大代价。因此,保持合理充足的库存,应对随时发生的紧急情况就显得尤为重要。进入9月,“迎峰度夏”进入尾声,煤运价均处于较低水平,是电厂补库储煤的最佳时机,无论从降低采购成本,还是为过冬及年底的煤炭价格谈判,掌握话语权,均有益而无害。同时煤炭需求有极强的季节性,每年的冬、夏是煤炭运输旺季,但受寒潮、大风、大雾、台风等恶劣天气影响也最大,提前布局,提高库存率,把恶劣天气对航运带来的不利影响降到最低点,能熨平煤炭需求和航运市场的周期性,避免价格大起大落。

在国家政策支持和鼓励下,一批煤炭应急储备基地正在紧锣密鼓建设之中,建成之后,华东、华南各区域抗灾害天气的能力普遍增强。北方曹妃甸港煤炭二期将在明年投产,到时产能将从5000万吨扩大到1亿吨,“北煤南运”又多了一个出口。神华巴准铁路复线、黄骅港三期工程已获国家核准,将新增5000万吨/年,到时煤炭运能将大为改善,电煤供应的长效机制将更为完善。